网上卖农产品,想要热销不容易!不妨看看这四位朋友的经历

2017-07-29 15:32:50 zhsd360 2

网上卖农产品,想要热销不容易!不妨看看这四位朋友的经历

网上卖农产品是眼下很潮的词儿,在“互联网+”的热潮中,许多农民把自己的产品挂到网上,想通过互联网推销出去。您认为网上卖农产品真那么容易、那么火爆吗?不妨先看看这几位的故事。

网红咸鸭蛋变身记

江西瑞金的凤岗村有一个明星网店,从2015年至今,开办不到两年,就成为当地电商中的网红,它就是“廖奶奶咸鸭蛋”。

网上卖农产品,想要热销不容易!不妨看看这四位朋友的经历

▲廖秀英(右)在自己的咸鸭蛋合作社内腌制咸鸭蛋。

现状:从零散销售到订单突增

开店的头几个月,销量零零散散,很不理想。2015年底,江西省电子商务示范县现场会在赣南召开,网购平台借此机会,大力推广廖奶奶咸鸭蛋,在媒体的推动下发生了裂变,廖奶奶咸鸭蛋一夜之间销量剧增,达到了7万枚。

订单剧增,问题却凸现出来。腌制咸鸭蛋需要时间,廖奶奶家没有那么多存货,腌不出来。

困惑:产销失衡,品质难保证

合作社养鸭的有20来户,大多是把养鸭子当成副业,大家有多有少,养殖周期也不一样,这样给廖奶奶家供应鸭蛋的数量和时间也不同,有时候还会出现断供。

廖奶奶的家人说,如果严格按照腌制时间操作,每枚鸭蛋都能流油,而现在,很多网友表示鸭蛋没有流油、味道很淡、没腌制好。

手工腌制咸鸭蛋全凭经验,廖奶奶家过去只是腌制一小坛子,可以保证个个蛋黄流油,咸淡适宜;而现在,库房里大小不一,摆满了几十个坛子。每一坛子鸭蛋送来的日期不同,腌制后开坛日期也不一样,怎样精准地把握一年四季不同气温下的腌制天数?所以,没有标准,量一多,产品品质的把控就越来越难了。

网上卖农产品,想要热销不容易!不妨看看这四位朋友的经历

自制红薯干,想说爱你不容易

网上卖农产品,想要热销不容易!不妨看看这四位朋友的经历

李方卿所在的枣园村位于湖南省祁东县的大山深处。村里的红薯干、笋干、辣椒酱是他的主打产品。创业之初,李方卿的生意做得很不容易,自己上老乡家收货。李方卿知道,要想把生意做好,品质最重要。

现状:红薯干成网络热销品

一块简单的红薯干,要蒸多久、晒多久,达到什么样的软硬度口感最好,李方卿反复琢磨反复试验,网上的生意越来越好,可是有一个问题却不断困扰着他。

困惑:没有食品质量安全生产许可证

他自己严把产品品质,用心把每一个客户当做上帝,可是,却被一些人钻了空子,原因是自己的产品缺了食品质量安全生产许可证(QS认证)。国家规定,没有食品质量安全市场准入标志的不得出厂销售。

李方卿已经不止一次找本地的小电商们商量,希望大家联合起来,办一个符合国家质量卫生标准的加工厂。因为只有获得政府部门的生产许可,未来才更有底气,也能获得更多消费者的信任。

网上卖农产品,想要热销不容易!不妨看看这四位朋友的经历

选择对的农产品,需要付出的不只是时间

湖南邵东县有一个农产品电商平台,几个80后年轻人给自己产品创立的品牌名叫“安心优选”。邵东县盛产黄花菜,又属于干货类产品,适合包装运输,成为他们的首选。

网上卖农产品,想要热销不容易!不妨看看这四位朋友的经历

现状:黄花菜产品好品相差

但黄花菜怕“潮”,加上多年来缺少监管,硫磺含量超标的黄花菜在市场上大行其道。公司主动找到菜农,签署协议,被硫磺熏过的,菜贩子收购价每斤13元,没有熏过的,他们31元收购,希望通过这样的高价,培育一个优质黄花菜的供应体系。

多年来受混乱的市场影响,农民缺乏质量意识。公司员工们带着检测仪器按照协议上门收购,可总会有个别农户以次充好。想收购优质的农产品,需要付出很大的艰辛和努力。

困惑:产品好却只能赔本赚吆喝

这些年,黄花菜市场出现了怪象:晒得干、无添加的黄花菜颜色黯淡,卖相不好,也不好卖,硫磺熏制的黄花菜光鲜亮丽、颜值高,反而受欢迎。最初每斤31元收来的无添加黄花菜,网上只卖35元,算上成本和运费,是在赔本赚吆喝。

他们认为,真正要培育起一个比较满意的消费群体,至少需要3年以上的时间。

网上卖农产品,想要热销不容易!不妨看看这四位朋友的经历

生态种植,新老农民有冲突

网上卖农产品,想要热销不容易!不妨看看这四位朋友的经历

福建省长汀县的姜君农业同样是以做生态农业为主,却走出了另一条路。6年前,丘思沛回乡创业,在网上开了一家淘宝店,卖一些生姜、红薯干、野菜等产品,日子过得不好也不坏。

现状:坚持生产有机农产品

丘思沛想种植不使用毒农药的生态姜,刚开始的时候,父亲没少跟他吵架。不用农药化肥除草剂,听上去还省了不少钱,可仅人工除草一项,就会增加20%成本。为了这几亩小黄姜,两代农民冲突不断,最后丘思沛还是坚持了自己的做法。

几年里,丘思沛把全国各地的优质客户陆续请到他的草比姜高的地头上实地考察,不少外地人为此认养了他的土地,还有300多客户成为他的分销商。

改变:从小电商做成了农产品产业

“一直五年过后,我父亲成为我最大的粉丝,因为我们通过走生态之路,我们得到了尊严,也得到了回报。”丘思沛说。

当网上的生姜产品竞相低价销售的时候,丘思沛的小黄姜价格却从当初的每斤4元卖到了现在的14元。丘思沛联合农户们开始在品牌、高附加值产品、市场开拓上下功夫,“互联网+”加的是什么?丘姜君加的是品牌生态农业。

农村电商,说起来很美,做起来很难。对农产品电商来说,不仅要面对质量标准、质量管理的困扰,还可能遭遇合法性的质疑。这一方面需要地方政府、各级部门多动动脑筋,帮帮他们。另一方面,卖家们也不要急功近利,既要靠联合、靠抱团取得合法的生产许可,也要靠信誉、靠口碑积攒人气,质量好了,口碑有了,名气大了,就不愁打不开电商市场。


文章转自:央视《焦点访谈》、南方农村报


加入合作

新媒体智能营销系统

公司动态

行业动态